当前位置:首页>> 幼儿教育>> 历史>>

不妨换个角度读历史

焱兹资讯      时间:2018-11-06收藏
专题: 看待事物的角度 形容历史悠久的成语 历史四大美女 历史四大美男子 

创新为什么这么难

如果艺术和科学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对新事物的渴望——对那些看待世界和描述世界的新理念、新东西和新方法的渴望。但是对“新”的诉求却裹挟着一个基本的哲学问题:如果一切事物都来自于某些旧事物,那么新事物是如何产生的?“新”是可能的吗?

在《创新:一部新事物的历史》(海南出版社出版)里,作者迈克尔·诺斯带领我们踏上了一个关于新事物讨论的迷幻之旅,这个讨论从前苏格拉底时期一直持续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诺斯表明,柏拉图之前的辩论鲜有变化——哲学家们认为新事物只产生于循环再现和重新组合:前者能在自然的循环里找到根源,后者可在语言的运作中清楚地看到。两者几乎占据了所有新事物的展现方式,这集中体现在西方历史上,包括宗教改革、文艺复兴、新发现、工业革命,甚至是在进化论中也有体现。同时,诺斯教授也论证了当代科学和文学的核心问题依然是创新——这是一个不断延宕的目标,其复杂和晦涩依然持续激励和鼓舞着现代性。

诺斯教授跨越数个世纪、数个学科、数个领域,从查尔斯·达尔文到罗伯特·西蒙,托马斯·库恩到埃兹拉·庞德,诺伯特·维纳到安迪·沃霍尔,集中展现了他们对“新”这个词的不同理解。总之,这是一场令人兴奋的、雄心勃勃的智力盛宴,新奇又富有洞察力,在21世纪的新时代,这更是一部充满创见的杰作。

贫穷伤害的是人类,而不是一个人

《扫地出门:美国城市的贫穷与暴利》(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聚焦美国愈演愈烈的住房问题——房价持续上涨、生活成本不断上升,收入却停滞不前、甚至不增反减——作者马修·德斯蒙德决意深入贫困社区,一探问题的核心。

2008年5月,德斯蒙德住进了密尔沃基南部的一个拖车营。同年9月,他搬至北部旧城区的一处出租房。当时还是社会学专业研究生的德斯蒙德笔耕不辍,记录濒临被驱逐群体的日常生活:他们与蛇虫鼠蚁比邻,家中的水槽长年堵塞,暖气电力说停就停。房客们使尽浑身解数、把绝大部分收入用于交租,却依旧阻止不了跌至绝境的命运。

在这本精彩却令人心碎的作品中,德斯蒙德带领读者走访了密尔沃基的贫困社区,娓娓道来八个在绝境边缘的美国家庭的故事:阿琳是一位单身妈妈,在为一间破败公寓缴纳房租后,每个月只剩二十美元养活自己和两个儿子。拉马尔是个失去双腿的残疾人,肩负照顾整个社区的男孩的任务同时,还要替房东打工偿还债务。司科特则是一名心地善良的男护士,药物成瘾让他丢了工作,也失去了栖身之所……

读者将直面贫穷带来的流离失所,见证匮乏者拒绝屈从的优雅身影。这是一本关于贫穷和驱逐的启蒙之书,也是一部呼吁行动与改变的作品。

从东亚史的角度看日本史

《日本史的诞生》(海南出版社出版)是日本著名历史学家冈田英弘的作品,主要从东亚史的视角,阐明日本建国的历史。

冈田英弘认为,无论哪一种文明,最初写下的历史框架,限制了人们的意识。而日本早期的文献《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的思想,就决定了日本人的性格,是日本史的局限。冈田英弘还指出,迄今形成的日本史,仅仅是日本一个国家的历史,与日本列岛外面的世界各国是割裂开的,因此他提出日本的历史应该放到整个世界史之中来撰写。

在《日本史的诞生》一书中,冈田英弘便打破了日本史学界历来的观点,跳出了绳文时代、弥生时代、古坟时代的历史区分,将日本古代史作为世界史的一部分进行解读。他指出日本的成立与7世纪东亚的政治形势的变化有很大关系。与此同时,他反对将公元前660年作为日本建国的年代,认为不应该将日本皇室的起源和日本的建国同等看待,更不应该将神话当成历史。总之,冈田英弘的史学思想鲜明、独特,分析框架宏大而具有野心,对日本史、世界史等提出的观点值得人们重视。

该怎样去看世界史

“这是一个吸引人的故事,九位杰出的历史学家因为不满意国别史的苛刻限制,寻找他们到达彼此以及更广泛的志趣相投的职业史家网络的路,这经常是偶然发现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把世界历史建设为一个肥沃的研究和教学领域。”这是美国历史学家罗斯·邓恩对《世界历史的设计师:探寻全球历史》(柯蒂斯、本特利主编,启真馆·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评价。

该书是一部富有启发性的作品集,同时呈现了世界史领域的一流声音和一些重要的主题研究方法。这部作品集清晰地描绘出方法论和史学轨迹,赋予作为一个研究领域的世界史以连贯性。不同学者的文稿使得宽泛的探究模式人性化,并提供了新鲜的、独创性的研究方法。

本书每一位作者都是名副其实的设计师和世界历史领域内有远见卓识的学者。他们共同给当前的教学和研究方法提供了内容丰富的介绍,同时展示了把他们带到世界历史前沿的个人独有的、通常是不同寻常的学术历程。

现代艺术这样将人类带入战争

《春之祭》是俄罗斯作曲家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代表作与成名作,它本是一部芭蕾舞剧。莫德里斯·埃克斯坦斯的这部《春之祭:头一次世界大战和现代的开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以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为切入点,对于弥漫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欧洲的向往自由、叛逆、希望破旧立新的朦胧意识等社会和文化的新动向与一次世界大战之间的互动关系做了深刻的解读。埃克斯坦斯认为,正是以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为代表的这种人们看待生与死、自由与生存的意识及其在当时的资产阶级中的蔓延和得到认可,确立了现代的某些观念和意识。

这是一部文化史,它将现代战争的研究与现代文化的研究相结合。本书试图揭示的一个主题是,历史已经被迫放弃它曾经拥有的许多,并将其交给虚构。大多数战争史的写作都只是把关注点放在战略、武器装备和组织工作上,放在将领、智囊和政治人物上。与之相反,作者在故事中,将无名士兵放在前沿和中心。从当时的文学、芭蕾和电影等艺术形式中寻找士兵精神状态和行为动机的根源。他们就是斯特拉文斯基所谓的祭品。

陈辉/整理

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认为:“翻开《地图》的那一刻起,孩子们就踏上了一趟没有终点的旅程。一个新奇的世界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会在里头不断地寻找、不断地发现,永不停歇。这里的每一样事物,都有可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或是美国的短吻鳄、泰国的大王花,也可能是埃及的金字塔,第一个登上月球的阿姆斯特朗,甚至是在地图上毫不起眼的一座山,一条河。它们会在孩子心中种下一颗颗梦想的种子,等待孩子长大时,种子也会发芽,孩子们很有可能就会成长为动物学家、植物学家、历史学家、宇航员、探险家等等。当然,家长需要给孩子这样的氛围,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行万里路,真正去看世界最好,但如果因各种条件的限制无法实现,带上一本《地图》,也是很好的选择,它也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是纸上的旅行、认知的旅行,再配合现代科技,也可以做到不出门,尽知天下事。《地图》里头满是趣味和知识的宝藏,孩子们看《地图》,其实就像寻宝游戏一样,发现一个新鲜事,就如同发现了一个发现宝物,获得的成就感和快乐是其他事情不可比拟的。《地图》把阅读和游戏融汇在一起,因此看《地图》时,不需要那么严肃,轻松愉快的阅读方式更适合儿童。旅行可以激发孩子的好奇心,开阔人们的视野;游戏点燃孩子的热情,使他们保持探索的动力;而阅读促使人们独立思考、明辨是非。《地图》是一本把三者巧妙完美融合的好书!”

从哲学的角度讲,新事物是指符合事物客观规律和发展趋势、具有强大生命力和远大前途的事物。“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之中,没有什么永恒的东西,新陈代谢是世间普遍的、不可抗拒的趋势和规律。一切事物,由于自身的矛盾性,都要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另一个新的事物。在充满矛盾和变化的现实生活中,新事物会不断涌现,并不断替代旧事物,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也是社会生活的规律。你拥护也好,反对也好,新事物都会按照自身规律,不可阻挡地向前发展。虽然新事物产生之初总是不完善的、弱小的,但新生事物的本质和发展趋势决定了这只是暂时的,它终究要代替旧事物。

特别的是,吴梦启先生曾经在乌克兰采访过作者,并十分欣赏他们看世界的态度。他说:“亚历山德拉·米热林斯卡、丹尼尔·米热林斯基夫妻二人去过40多个国家,因为去的国家多了,视野开阔了,所以他们不会特别讨厌一个国家,也不会特别喜欢一个国家,会用特别客观,特别认真的态度去看一个国家。比如中国,他们会想,要选择中国人觉得有代表性,而且他们也觉得有代表性的,作者持着非常开阔的眼光,不带偏见的方式去描绘一个国家。他不会把你坏的地方写出来,但他要把好的地方写出来,让全世界都理解到,这个国家存在,是因为有好的一面。”他表示“这种态度,也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孩子。它教我们客观、不带偏见,多角度地看待世界上存在的事物。”

经济日报社从讲好故事入手,把主题宣传报道做成一篇篇可感、可知、可信、可读的故事。大江奔流采取行进式报道方式,刊发《共建绿色发展的长江经济带》《巫山:让“神女”青春永驻》等文章;库布其治沙经验、海南调研行、晋江经验等重头报道均收到良好效果。

本文关键字: 历史    

猜您喜欢

本月热点推荐